伊朗总统:三分之二政府雇员4月11日起将在家办公


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出手整顿新冠肺炎药物治疗临床研究中的乱象。

罗西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生日派对前曾去纽约州的新罗谢尔地区参与报道过疫情。她之后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她相信是自己在聚会上传染了其他人。

“对于老药的超适应症使用,是属于医生的处方权,但是不能作为药物申请增加适应症的研究数据,如果一款老药需要增加说明书适应症,需要重新走程序,拿到临床试验批件,临床批件前的数据无效。因为药品临床试验需要严格执行双盲试验。”一位药物专家表示。

罗西尼称,目前除了她儿子,她们家的所有人都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她感叹道:“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病毒的传播速度能有这么快。事实证明,保持社交距离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的一种方式。”

2月28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回应称,太多的药物试验也可能存在浪费资源的问题,甚至可能影响患者的治疗。

作为美国疫情的中心,纽约州约占全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约40%。当地时间4月4日,据纽约州长办公室介绍,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63306例,累计死亡人数已达2624人。

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日20时51分(北京时间5日8时51分),全球确诊病例达1201591例,死亡病例为64703例。

同时要求,科研攻关组下设的药物研发专班(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组织专家研讨并提出是否推荐开展临床研究的书面意见。对推荐进入临床研究的品种,由科研攻关组办公室将推荐意见转至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教司。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教司会同医政医管局协调医疗机构承接临床研究任务。

截至4月3日,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展开的相关新冠肺炎的研究达535项,其中上市后药物有63个临床试验在进行。但是事实上,国家药监部门批准的只有10款药物,包括新药瑞德西韦。

为了找到有效的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全球都掀起来了找药大行动。这场“科研行动”,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显示的最早时间1月23日,“一项评价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感染住院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随机、开放、对照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