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
来源: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发稿时间:2020-04-02 08:34:42


但周江的仕途,在郴州任上戛然而止。

对此,刘洪峰介绍,根据当时查实的证据,没有足够证据证实其滥用职权罪成立,仅有被告人供述不能定罪,因此对该问题仅作违纪问题进行处理。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只对有证据证实的涉嫌受贿事实进行判决。

周江2019年接受审判  永兴法院  图

刘洪峰介绍,首先,周江案是“二进宫”案件。周江曾因职务犯罪被判3年,再次涉案,并被深挖漏罪,这样的案例比较少见。其次,周江作为“过来人”,经历过纪委审查、检察院侦查、法院审判和监狱执行全过程,具有极强的侥幸心理、畏罪心理和优势心理,办案难度大,调查前期,不回答办案人员提出的任何问题,办案人员把周江案作为“零口供”案件办理,全面收集证据。

女商人举报与前上司落马

曾长期任职于长沙的向力力,2008年8月,从湖南商务厅厅长调任郴州,任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并代理市长,随后任市长、市委书记,并在郴州任职长达7年时间。2009年2月至2014年2月,周江被借调至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兼任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2015年,向力力调任湖南省政府秘书长,后任副省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9年5月官方宣布其落马。

2019年5月17日,向力力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向力力逮捕。

同时,刘洪峰还强调,国家公职人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判处刑罚后,又发现有遗漏的职务犯罪未调查处理,监察机关仍有权进行调查处理。因为该对象曾经是公职人员,并且其涉嫌的职务犯罪行为也是在行使公权力过程中发生的,对象当前的身份状态不影响监察管辖。如果在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范围内,对于已因犯罪被开除公职的人员,监察机关应对其遗漏的职务犯罪进行调查处理。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自周江第一次被立案调查到宣判,历时2年4个月,2016年周江被判刑三年的判决,是一份从轻判决。法院认定,周江系自动投案,如实交代自己收受他人贿赂的事实系自首,案发前后,退出绝大部分赃款,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可酌定从轻处罚。

而随后周江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并未被送往监狱,而是在湖南省看守所服刑,且因减刑获提前出狱。